即将到来的双11更是刺激了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奶粉的需求,Coles公司2日确认称

刚刚当上母亲的斯坦哈给她16周大的女儿喂这种奶粉,但四周前她在居住地莱卡(Leichhardt)的“Coles”超市中再也找不到这种品牌后就震惊了。她说:“当时我问工作人员什么时候还有,他们说运货有些困难。然后我又跑了4家药店,全部都没有货了。后来我到了‘Woolworths’超市发现只剩下2罐后,就全部买了回来。然后我就吓到了,很害怕孩子半夜起来后没有奶粉喂她。”

香港《东方日报》网站9月21日报道称,涉事药房在货架上贴出中文告示,指直邮只须7至10个工作天,每千克约七澳元。澳洲某奶粉制造商负责人指,抢购奶粉只限于中国人常到区域,当地父母未能购得奶粉是由于运输问题。

位于悉尼市中心的一家药店经理称,由于药店在一家国际旅馆旁边,很多“中国游客会尽可能多地抢购,然后带回中国”。2日,悉尼滑铁卢地区的“Coles”超市已经出现了奶粉短缺。很多购买的人士被超市告知,一些华人大批买走后在网上卖给中国用户。

澳大利亚《时代报》9日援引一名物流公司负责人的话说,澳婴幼儿奶粉短缺不应归咎于中国的双11。他认为双11每年只有一天,奶粉短缺却正在成为常态,主要原因还是供货不足。

另外,澳大利亚大型超市还爆出另一个奶粉品牌贝拉米的短缺。一些刚刚成为父母的澳大利亚人非常有挫败感,因为他们有时跑上多个超市和药店也还是找不到需要的产品,因此不得不给自己的孩子换一个品牌。

有澳洲妈妈将怒火撒向超市,指责超市未严格限制顾客购买奶粉的数量。《悉尼先驱晨报》9日报道称,澳各地25名妈妈联合要求全国的Woolworths超市都将奶粉限购缩减至4罐。该超市回应称,总部已经限令每名顾客一次最多只能购买8罐奶粉,一些超市可视情况将限购缩减至2罐。

澳当地媒体报道称,出品以上奶粉的牛栏公司确认,需求量确实出现了飙升,不过他们称澳大利亚的存货巨大,因此如果有需要的母亲,公司可以提供直接送货。

澳大利亚最大的食品零售商Woolworths在脸谱的官方网站也收到大量母亲的声讨,其中一位母亲投诉称根本买不到爱他美二段配方奶粉,被工作人员告知奶粉因中国人大批量抢购而断货。尽管超市有每人限购4罐的规定,但不少人一次买4罐然后回来再买很多次。买不到合适的奶粉,宝宝因肠胃不适总是哭闹,真是够了,你们该想想办法了!

另一名母亲称,“
Coles”超市的一名经理称自己被一名华人顾客塞钱,要求他告知什么时候会补货。Coles公司2日确认称,新州数家超市都迎来前所未有的抢购,特别是“贝拉米”和“可瑞康”两个牌子。

中国妈妈对澳大利亚奶粉青睐有加,即将到来的双11更是刺激了中国市场对澳大利亚奶粉的需求。这令一些买不到奶粉的澳大利亚妈妈非常愤怒。

据澳大利亚新快网1月3日报道,澳大利亚全国销量最大的婴儿奶粉品牌系列可瑞康(Karicare
Aptamil
Gold)近日逐渐紧缺,原因是中国和华人顾客们大批购入该品牌奶粉并运回中国。报道指出,现在很多澳大利亚本地母亲有时也在超市中找不到这些奶粉。

中国对澳洲婴幼儿配方奶粉和其他保健品的需求直线上升,其后有媒体披露,大批中国留学生在海外购买婴幼儿配方奶粉,并在黑市出售,导致澳洲等地的奶粉出现严重短缺。包括Chemist
Warehouse在内的多家澳洲药房和超市其后推出限购,确保本地居民的需求,但事实证明措施难以执行到位,货架上的奶粉仍被抢购一空。

据估计,贝拉米奶粉在澳大利亚1/3的销量是被代购卖到了中国。澳大利亚的妈妈们除了指责中国代购以外,也对贝拉米公司提出质疑。有婴儿父母和当地销售商指控该公司刻意保留库存以销往中国获利,不过这一说法遭到麦克贝恩否认。

港媒称,内地人抢奶粉风波蔓延澳洲,澳洲有知名连锁药房推出婴幼儿奶粉直邮中国的服务,称此举旨在打击黑市澳洲婴儿奶粉,惹当地家长不满。

Coles超市发言人表示:近年国际消费者对澳大利亚生产的婴儿配方奶粉需求量大增。由于国内奶粉供应短缺,为确保所有顾客能够买到,每位顾客仅限买4罐奶粉。Woolworths发言人也表示已经对奶粉实施限购政策。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中国的双十一加剧了澳大利亚的奶粉代购紧张局面,许多超市的货架被一扫而空,澳大利亚妈妈们正因买不到奶粉而大发雷霆。

纽迪希亚旗下的可瑞康和爱他美奶粉也出现断货现象,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同样经历了海外顾客史无前例的大量需求。该公司已经把爱他美Gold+Toddler的产量提升了50%、将ProfuturaToddler的产量提升了4倍,不过面临着原材料短缺问题。

科斯蒂威廉姆斯是一名居住在悉尼的妈妈,她近日在社交网站上发帖称,找遍了20公里以内的所有Coles超市都没能买到贝拉米奶粉。为了寻找该品牌奶粉,一名居住在墨尔本的妈妈跑了15个商店。《悉尼先驱晨报》8日称,一罐难求令人们开始称这些奶粉为白金。

据香港《成报》网站9月21日引述澳洲媒体报道称,当地连锁店药房Chemist
Warehouse开始提供婴幼配方奶粉直邮中国的服务,此举引发澳洲人的不满,认为中国本土的采购和经销网络利用澳洲奶粉在社交媒体销售,从而获取大规模的利润。

虽然澳洲多间药房和超市推出限购措施,以防中国人疯狂抢购本地奶粉,但仍无法改善奶粉缺货情况。

有澳大利亚人抱怨,这必须停止﹗我去了四个不同的商店或超市,仍然买不到一罐我需要的奶粉。经销商们应该在将货物发送至海外前,先照顾本国婴儿的需求。

和澳大利亚一样,新西兰也是中国妈妈的奶粉采购地。《环球时报》记者9日走访新西兰多个超市,并未看到限购令。店员都非常热情,向中国游客推荐各种品牌。当记者问能买几罐时,店员有点吃惊地回答说:当然想买多少就买多少。

经常往返于国内和澳大利亚的秋先生从事旅游行业,他对此事有不同看法。秋先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据他了解,90%的人代购并不是在超市排队,因为澳洲当地会有大批发商、小批发商,他们的店铺里会有一应俱全的各种热门代购商品,代购买家通常会在这些批发商的店里一次买走。

贝拉米首席执行官劳拉麦克贝恩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说,没有预料到中国的双11会导致澳大利亚奶粉脱销,这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该报道称,据估算澳大利亚市场上1/3的产品都用于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这导致一些本地妈妈和零售商的不满,他们猜测奶粉公司有意隐瞒库存,以便向中国市场提供更多货源,从中牟取更大利润。

《澳洲日报》报道,悉尼市民对中国人抢购奶粉现象感到极为愤怒,并纷纷在社交媒体发泄自己的不满。其中有市民上传一张Chemist
Warehouse在货架上的告示,上面写着直邮中国,只需7-10个工作日;九月特价:7.5元/千克。目前未知Chemist
Warehouse为何推出该服务,但当地媒体认为,该连锁药房将目光瞄准更大的海外市场份额。

澳大利亚本国父母投诉不断 商家受牵连

澳大利亚药房卖奶粉可直邮中国 引当地居民不满

一些澳大利亚人抱怨中国代购和买家抢空了货架,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一些人在墨尔本超市扫荡奶粉的照片(如图)。曾在澳大利亚从事过代购的王小姐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澳洲华人基本上是全民代购。去年还没有现在这么夸张,今年缺奶粉的情况愈演愈烈。

数月来,澳大利亚贝拉米婴儿食品公司不断收到本国父母投诉,他们称无法在药店和超市购买到该品牌的婴儿配方奶粉,而官方也未给出任何解释。一名来自悉尼的妈妈在社交媒体上抱怨,为了买到白金版奶粉,她跑遍了方圆20公里内的每一家Coles超市,一位墨尔本母亲称她搜遍了15家商店的货架,还有一位来自珀斯的妈妈则哭诉自己足足开了3个小时的车寻找奶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