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由于我国生猪养殖行业从生产、流通到销售都发生了变化

随着生猪价格逐渐回升,江西绿环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冬新终于松了一口气。2012年以来,我国生猪养殖业陷入被称为史上最长亏损的“猪周期”。直到今年4月份,生猪价格企稳回升,进入新一轮上升通道。

“受市场周期性波动影响,过去两年多来,生猪价格一直在低谷运行,我们养殖户亏损严重,多的时候头均亏损达到三四百元。”王冬新说。该公司是一家集种猪生产、无公害肉猪生产、生猪运销、饲料生产为一体的农业龙头企业,年出栏生猪16万头左右。

业内人士认为,史上最长亏损“猪周期”的出现,主要是由于我国生猪养殖行业从生产、流通到销售都发生了变化。由于我国生猪养殖规模化程度不断提高,“扛”亏损能力增强,延长了“猪周期”,而经历这轮亏损,我国生猪养殖业也得到了进一步洗牌,行业发展有望更趋理性。

最长亏损“猪周期”

“一年赢利、一年保本、一年亏本”——我国生猪养殖业一直难逃价格暴涨暴跌的“周期”怪圈。但《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刚刚结束的这一轮“猪周期”与以往相比持续时间明显更长。

赣珠牧业有限公司是江西省高安市一家生猪规模养殖企业,去年亏损达500多万元。“养了15年猪,从来没有遇见这么差的行情。”公司总经理罗玉根说,养猪的保本价一般在6.5元/斤左右,但去年生猪价格最低的时候仅为4.8元/斤,每斤亏损一两块钱,压力很大,“辛辛苦苦赚的钱都搭进去了,我都想过要放弃。”

好在4月份,生猪价格终于开始企稳回升。国家发改委对全国18个生猪主产省区的调查显示,4月份生猪平均出栏价格为6.64元/斤,涨幅5.75%,每头生猪由上月亏损41.77元转为盈利47元。

业内人士认为,经过产能的持续调整,当前我国生猪养猪行业已经走出这一轮低谷,进入新一轮上升通道。农业部的监测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我国生猪存栏量较3月份下降0.02%,较上年同期下降9.4%,能繁母猪存栏较3月份下降1.7%,较上年同期下降14.9%。

江西省价格成本调查监审局的调查也显示,5月份,江西出栏生猪价格继续上扬,达到每公斤14.65元,环比上涨10.02%,涨幅创近9个月新高;每头猪平均盈利236.13元,环比增长180.19%。

江西省价格成本调查监审局专家表示,相比往年数据,目前生猪价格总体处于中等水平,上涨空间依然较大。“由于生猪存栏减少、端午节将至,生猪价格有望继续在上升通道运行,预计6月份生猪价格将延续上涨态势,养殖利润也将进一步扩大”。

“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量双双下降,减少了市场供给,直接推动了猪价回升。”罗玉根说,最近他卖了一车猪,价格在7元多/斤,已经扭亏并有一定利润了。

养殖户咬牙“扛”亏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经历了几轮猪价暴涨暴跌后,散养户大量退出,生猪规模化养殖程度不断提高,这些规模养殖户、养殖企业以养猪为生,资金实力更为雄厚,“扛”亏损能力更强,延长了“猪周期”。

王冬新说,在散养户大量退出的同时,由于前几年养猪利润“高得离谱”,一头猪净赚八九百元,很多养殖户盲目扩大规模。一些社会资本也纷纷涌入养猪行业,做粮食的中粮集团养猪,做饲料的正大集团养猪,还有一些钢铁、互联网等与养猪行业毫无关系的企业也涉足养猪。“这些企业有的是钱,亏得起,而且都认为熬过了冬天,就会迎来春天。”

江西省樟树市畜牧水产局局长邹绍林说,与国外相比,我国生猪养殖成本明显偏高,这几年国外进口和走私猪肉大量进入我国,价格比国内便宜30%至40%,对市场形成了冲击。

“美国玉米1200多元一吨,而国内是2500元至2700元一吨,高出一倍左右。而养一头猪75%的成本是饲料,饲料中65%又是玉米。”邹绍林说,与国外相比,国内生猪养殖在价格上没有任何竞争力,致使大量国外低价冻猪肉流入国内市场。

据统计,今年1至4月份,我国生猪产品进口量47.3万吨,同比增4.6%,其中猪肉进口量20.4万吨,同比增1.2%。业内人士指出,下半年猪价继续回升或将刺激猪肉进口明显增加,一定程度上抑制国内猪价的持续回升。

在消费环节,随着居民生活条件的改善和饮食结构的调整,猪肉消费需求与以往相比明显趋弱。江西明亮牧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谢志亮说:“这些年我明显感觉到,人们的消费习惯有了很大改变,鸡、鸭、鱼、羊肉、牛肉消费增多了,冲抵了对猪肉的需求。”

农业部市场预警专家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农业展望报告(2015-2024)》指出,预计2024年猪肉总消费量和人均占有量将分别达到6510万吨和45.24公斤/人/年。其中,我国居民家庭人均猪肉消费量从2015年的20.19公斤增至2024年的22.00公斤,年均增1.0%,低于2012~2014年均4.2%的增速。

应尊重市场规律

“随着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CPI中猪肉所占权重也应有所调整,我们希望今后政府进一步转变职能,做政府该做的事,市场的事交给市场,这样才真正有利于我国生猪养殖行业的健康发展。”
江西良牧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范钰明说。

以往在我国经济发展中,一直存在“生猪领跑CPI”的怪现象,业界甚至戏称CPI为“中国猪肉指数”(China
Pig
Index)。广大养殖户表示,生猪价格上涨时,市场对此非常敏感,国家也担心其会推高CPI,进而采取调控措施平抑猪价。

王冬新说,目前我国生猪养殖行业存在的最大弊病是没有行业准入门槛,养殖户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不仅造成猪价大起大落的“过山车”式波动,而且对生态环境带来很大破坏。

“今后,这个行业要想稳步发展,必须要设立一个准入门槛。”王冬新认为,地方政府应该划分可养、限养和禁养区。养殖户想从事生猪养殖,必须在可养或者限养区内,而且必须达到一定规模,同时要具备相应的粪污处理能力,能实现粪污达标排放或者循环利用。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当前生猪养殖大户在经营中普遍面临资金短缺难题,亟需国家从政策层面加以支持。

高安市正农畜牧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易建平说,现在养殖大户都是企业化、集团化养殖,资金需求量大,但贷款却很难。虽然江西省通过“惠农信贷通”解决了一部分燃眉之急,但从全省乃至全国生猪行业发展需求来看,还不能解渴。

“投资工业企业,可以拿地去抵押贷款,但养猪企业用地属农业用地,目前无法抵押贷款。希望此类政策障碍能够得到破除。”易建平说。(余孝忠
陈建华 郭强)

与企业形成有效利益联结机制

四川猪农受益“四六开”养殖模式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渡槽村的吴孟林,过去一直在外打工,听说了“四六开”养殖模式后,毅然回乡养猪。去年他养了714头猪,赚了8万多元。

他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要是自己养的话,按去年的价格,每头猪起码要亏300元,而与齐全公司合作,不但没亏,反而每头还赚100多元。”吴孟林今年又扩大规模,养了903头。第一批出栏后,就赚了三四万元。

吴孟林提到的“四六开”模式,是齐全公司经过多年探索总结出的零风险养殖模式,即由合作社组织,农户提供圈舍和劳力,齐全公司承担资金和风险,并提供猪苗、饲料、药物等,同时统一管理和提供技术服务。

具体而言,生猪出售后除去养殖户领取的猪苗、饲料、药物等成本后,剩余的利润,按养殖户占60%,公司占40%进行分红。在市场不好或有疫情的情况下,仍然要保证养殖户每头猪不低于60元的分红,如不足部分,由公司承担。这样就能保证农户养猪风险小、无养殖压力,解决了农民无技术、无资金的困难。

这种全新的利益联结机制一推出,就激发了农户的参与激情,受到了养殖户的普遍欢迎。

四川省农科院党委书记宋全安认为,过去,无论是分散养殖户还是养殖大户,由于对市场变化难于把握,抗风险能力低,很多养殖户要么赚一年亏两年,要么就是年年亏。“四六开”养殖模式则从根本上解决了养殖户的后顾之忧,只要严格按照公司的要求去喂养,即使市场再低迷,养殖户都有保本收益。

卞正烈是遂宁市安居区有名的养猪大户。他从2007年开始养猪,但四年却亏掉了40多万元。2011年得知齐全公司的这一养殖模式后,毫不犹疑地加入齐全公司。“四年下来,我不仅赚回了之前亏掉的四十多万元,目前还有几万元的利润。”卞正烈说。

“该模式不仅能让养殖户降低市场风险,还解决了养殖户流动资金不足的问题,实现满栏养猪,进而增加收入。”遂宁市畜牧食品局局长付勇说。

宋全安认为,“四六开”模式中,仔猪、饲料、兽药、疫苗、养殖技术等,都由公司按照国家标准提供,养殖户的圈舍也统一按照公司的要求建设,这就从源头上把住了猪肉的产品质量关。

从圈舍建设到用饲料、用药以及病死猪和粪便的处理等,齐全公司都有统一的规范和标准,既环保又生态。

据了解,齐全公司在船山区桂花镇和蓬溪县红江镇的养殖园区,先后投资8亿元和5亿元,各配套建设了两座1万立方米的垃圾、污水处理厂,将养殖过程中产生的粪便、垃圾等加工成沼气供附近老百姓使用,生产沼气的废料则加工成有机肥料,供园区和附近农户用于种植业,真正实现了循环利用。

在四川自贡、内江、宜宾、遂宁等市,象齐全公司这样通过“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与农民形成有效的利益联结机制,为养殖户承担风险的龙头企业还很多。但是,这些企业负责人都很担心,为了保护农民利益,企业承担了较大风险后,企业的风险谁来分担?

以齐全公司为例,去年以来,国内生猪养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猪价跌至每市斤5元左右。截至2014年底,齐全公司已发展的“四六开”养殖户出栏肥猪突破50万头,但公司为确保养殖户的利益,将办公楼及土地抵押给银行,以贷款2亿元为农户垫资。齐全公司董事长童其权说:“如果市场还没有起色,公司将难以支撑。”

宜宾飞龙公司董事长何守飞说:“我们最担心的是,一旦企业遇到大的风险,企业要是因资金问题挺不过去,最终受伤的是农民。”

自贡市新星源食品公司和六顺养殖开发公司、内江永顺公司、宜宾市飞龙公司等龙头企业负责人认为,其实遇到风险并不怕,怕的是关键时刻贷不到款。

有关专家认为,作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为农民分忧解愁,替养殖户承担风险,值得鼓励和支持。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副教授彭克强说,地方政府可组建县域农业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与担保公司合作,建立自主地方农业融资平台。农业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政府可调控、可支配的国有、集体有效农业资源、农业资产评估作价作为注册资本,进而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物,银行贷款投向符合地方农业产业发展方向的建设项目以及农业基础设施建设。赋予农业资源、资产抵押融资权,从而盘活巨额农业存量资源资产。

西南财经大学证券期货学院副教授李凤提出,应面向大众生产经营者,直接承接农村产权抵押交易。一方面,所有涉农的零星小额的资源、资产都能进入交易,另一方面,所有生产经营者都可以提供自己拥有的农业资源、资产办理抵押贷款,从而全面提高农村要素资源配置和利用效率,彻底解决千家万户农业贷款难问题。(记者
吕庆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